73%的人对中国审美没信心:别把土味留给下一代

73%的人对中国审美没信心:别把土味留给下一代
2020-05-11 11: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哈佛学霸拯救中国审美:别把土味传给下一代(02:47)中国式审美曾经领先世界:焚香、茶道、书画、插花……但现在的中国式审美被群嘲:大红大绿的街坊招牌、魔性音乐、奇葩建筑、土味流行。根据调查,73%的人对中国审美没信心,画家吴冠中说:“如今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却很多”,我们的教育着重实用主义和知识背诵,“学艺术赚不到钱”、“考上好学校才有出息”,一代人的审美缺失,影响的将是下一代人。花莲明礼小学穿堂改造前(上)与改造后(下)的对比美,从生活的小细节开始。小朋友对环境变化感知特别敏感,孩子上学后会有大半时间都在校园,2019年起,台湾设计研究院推动校园改造《学美·美学计划》范围涵盖小学、中学、高中,从每所学校亟需改善的细节下手:整顿老旧管线、设计指标、利用闲置教室等,用“减法美学”的方式,让空间更有系统、秩序、整洁,建构出“美”的第一步。北港小学的教室新东小学的餐厅丰林小学的中廊大同高中的垃圾分类箱计划主持人张基义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回到台湾后他发现大众审美不到位,让设计领域的专业人根本无法施展长华,于是他决定投身校园美育,“课本教的是知识和背诵,而美的环境会改变学生的习惯,自主维护、打扫、爱惜,那种经验和感动一辈子都能带着走。”自述 张基义 编辑 白汶平《学美·美学计划》主持人张基义我是张基义,推广美学教育至今已经25年。《学美·美学——校园美感设计实践计划》是除了课堂上的美感教育课之外,对校园环境也进行系统改造,营造一种美的学习环境,让美感和生活有更紧密的结合。2019年初,我们向全台湾的小学、中学、高中发出征件,共有172所提出申请,我们从中选了9所,进行改造。每间学校改造经费大约在70到90万台币(合人民币15万到20万元),工期最短2个月,最长4个月,一共花了10个月,完成了所有改造计划。改造需求是由校方自己先提出的,我们收到的申请中大概有70%是找我们去改造教室,毕竟传统观念里还是会觉得“改造”就是一个土木工程。但实际上,我们认为重要的不是施工本身,而是要对既有的空间和环境进行重新整理和归纳。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和校方来回沟通,派专业的设计师去学校做田野调查,和真正使用这些校园的师生们一起坐下来,讨论他们对空间和环境的需求。因此也作出了很多校方原本没有预料到、但实施以后效果很好的改造:沙仑小学改造前校园管线杂乱整理老旧管线每一所老学校几乎都会碰到管线问题。新北市的沙仑小学已经创校百年,校园环境很有历史感,但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管线杂乱:电缆线、电线、水管,层层叠叠地在墙上、地上。好几十年来,经过多次修缮,有些线路还能用,有些根本就该淘汰了,可是还放在那。学生抬头看见的不是蔚蓝的天空,而是交错的电缆线。改造后去除空中交错的电缆线并用色环重新分类设计师看过以后,先是检测管线功能、去除已经没用的线路,再把未来可能会新增的管线都一起纳入评估,最后把它们重新整并归纳,不同功能的管线就用不同颜色的色环标示,维护起来也更方便。大同高中改造前垃圾桶打扫用具堆满走廊归纳垃圾分类和打扫工具屏东大同高中的校方当初跟我们讲说,觉得教学空间拥挤,想要改建教室。但团队到现场一看,觉得学校最大的问题是垃圾桶、回收箱和打扫工具很乱,一大堆东西全都堆在走廊,学生看起来像在“垃圾堆”里上课。改造后的垃圾桶是系统柜且设有图标设计团队把各个垃圾桶、回收箱,整合成白色木质系统柜,用小图示标明各项废弃物类别,引导师生精准做出垃圾分类,也让清洁人员更容易清理。原本走廊的扫地用具移到户外还结合休息区至于原本那些打扫用具,像大扫把、耙子、垃圾篓,本来就是打扫公共校园环境才会用到的,我们就把它们全部从走廊移到户外,统一规整好。储物柜做成开放式,结合校园景观,后面再搭配休息座椅。这样学生就不用再从教室拎着工具去打扫,方便之余,东西理好了,学生自然也会明白保持环境整洁的重要性。北港小学改造前教室后方有闲置空间闲置教室大翻新早期的教室设计会有一个“教具存放间”,用来存放老师上课会用到的一些示范用具,但现在的学生已经开始接触线上教学,教具也都电子化,基本上不再使用实体的大型教具,造成原本放教具的空间闲置在那边。改造后闲置空间变为游戏室,教室墙面刷成黑板我们在北港小学挑了4间教室做示范改造,设计师把教具室改成一个类似小舞台的地方,空白的壁面刷成黑板,下面的柜子改成活动式,让每个小朋友都有自己专属的收纳柜。原本壁挂的黑板整个撤除,设计师把墙面直接改成落地的大黑板,除了老师可以在上面教学,小朋友也可以在符合自己身高的黑板上涂鸦,增加师生互动。明礼小学改造前穿堂阴暗封闭改建校园门面传统校园中,穿堂、公告栏是很重要的。位在花莲的明礼小学,因为地理位置关系,经常经历地震,导致校舍损坏,虽然有修缮,但还是缺乏室内活动空间。改造后设计融入自然环境也更开阔设计师观察就发现,穿堂是校内唯一符合改造条件的地方,也是最能凝聚师生、家长、社区居民的空间,于是决定融入花莲自然景观,以树屋为构想,加入波浪形状的木质线板,搭配温暖的黄色,营造树木意象,让学生实际感受校园与自然的结合。丰林小学改造前设备老旧瓷砖破损丰林小学也是同样情况,学校的中廊是个半室外空间,前面有操场和山景,两旁是教学大楼,学生放学后喜欢聚集在这里。但是中廊年久失修且昏暗、地板瓷砖铺面易滑、墙上的公告杂乱,这些都是改造重点。改造后重新设计布告栏并开拓游戏空间设计师整合了中廊和后面的走廊,让绿意可以自然进来,再把后面的空地作为缓坡,两侧的公告栏采用圆弧边框呼应,配上花台、照明,把这里变成了学生聊天、游戏、展示、运动的多功能空间。山峰华德福学校改造前司令台已闲置多年司令台变游乐场山峰华德福学校位在台湾的山区,司令台在早期是开朝会、听师长训诫用的,但近年因为教育转型,师生关系更亲近了,司令台就渐渐荒废,可是因为使用年限还没到,所以不能拆除,就这样闲置在校园。改造后司令台结合游戏区、攀岩墙等多功能项目设计师改造司令台时,以当地常见的野生鸟类“大冠鹫”为创意,把司令台的屋顶设计成羽翼般的形状,有展翅高飞、保护孩子成长的概念。在司令台的背面增加攀岩墙、单轮车斜坡,这里也可以办讲座、活动、展示艺术创作、户外教学,变成了一个师生共用的复合式空间。和平高中改造前指标杂乱统一美化校园指标通常家长和来访贵宾进到校园,第一个会找的就是路标。可是台北市和平高中的校内路标不清不楚,看了很容易迷路。之前学校师生的解决方案是自己做了很多标示贴在墙上,但这些标示的尺寸、颜色、材质都没有统一,看起来很杂乱。改造后校园指标统一设计我们重新设计了路标,设计时采用了校园内常看到的马赛克装饰元素,融入几何造型,配上色彩缤纷的绘图文字。位于新竹的竹东高中也是同样问题,因为校舍建在坡面上,路标多年没有修缮,指示的方向都已经不准确了,导致外来的客人经常迷路。设计师后来参考校内学生的写生作品,打造出专属他们学校的路标系统。新东小学改造前餐厅阴暗不适合学童用餐纯白明亮的餐厅新东小学的餐厅,原本非常阴暗,大圆桌、圆凳也很老旧,不是专门为小朋友设计的用餐环境。我们觉得吃饭是很重要的事,希望学生可以充满期待地在学校吃顿饭。改造后以白色为主色提升空间光线施工中发现墙上有老旧壁画,设计师决定维护保留餐厅用白色为主色调去规划,让整体视觉更明亮开阔。没想到在施工过程,意外发现墙上有壁画,因为这所新东小学是50年的老学校,设计师觉得壁画很有意义,决定保留下来,让餐厅既现代又有学校的特色。完工以后学生都非常开心,原本校方还担心他们会把墙面弄脏,或是无法维持整洁,结果没想到学生吃饱都会自动收拾碗盘、擦桌子、共同爱惜新的餐厅,所以美好的环境是真的会改变人的生活习惯。生活是从每个小细节中去学习,不是只有教室、走廊的改建工程才叫改造,应该从学生会接触到的垃圾分类、标语、管线做起,唯有细节改变了,学生才能真正感受到不同。“用美,改变环境”,这是《学美·美学计划》主持人张基义心中的梦想。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毕业后,张基义一直致力推广美学,但回到台湾,他发现想用美改变环境真的太难了,因为大众不认为“美”是一件重要的事,而有能力传播美感的公家单位又没有设计专业者,导致土味审美充斥大众的生活环境。台东热气球嘉年华入选全球12大热气球嘉年华之一2011年,张基义担任家乡台东县的副县长。台东是台湾的偏乡,超过4成人口都是低收入户,张基义出手挽救小镇的做法,不是大兴建设增加就业机会,而是用“美感设计”发掘当地特色。在3年的任期里,他利用台东得天独厚的纵谷景致,举办台湾首届热气球嘉年华。云门舞集在池上艺术季的演出在稻米秋收之时,举办池上艺术季,邀请云门舞集在田野里演出。让这处偏乡成功地透过“美”受到关注,也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有了基础美学建设后,张基义想透过教育影响下一代。2019年开始,他发起了《学美·美学——校园美感设计实践计划》“孩子对环境的感知很敏感,在学习阶段,我们就该给他们美的环境”。《学美·美学计划》的主创团队共9人我想学校是小朋友接触到群体的第一个空间,这对他们未来的教育、成长、思维是很关键的,环境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我们改造的校园中,有的是50年、百年历史的学校,有的是在偏乡,这些都不是我们原本就规划出的条件,因为即使学校是新的、在城市里,也还是可能会面临使用上的问题,所以我们才需要请真正设计专业的人士和校园合作。其实历史悠久的校园不是不美,有很多古迹啊、老房子,我们应该要想办法保留这些传统,而不是打掉重建,重建还不容易吗?一切从零开始去规划,但要怎么保留原有的建筑去改善设施,让孩子能够感受历史,才是传承的重点。尤其我们在考察中发现,老旧的校园实在有太多闲置空间在放杂物、公共环境没有清理,所以我们改造过程,不是在想着帮学校“加什么”,而是用“减法美学”去思考,该帮学校“减什么”。或许有人认为收纳管线、垃圾分类、改指标是很细微的事情,但那些就是生活必需的零件,只是传统上我们都忽略了,唯有把生活必需的零件整理好、收纳好、设计好,它才会提升我们的生活品质,这才是一个好的教育示范,而不是只着眼在看得见的一些大项目。用设计思考的方式去改造,是一个共创的过程。我们参考了瑞士、日本、西班牙、美国的设计案例,校园不是越繁复越好,而是越简单、越美、越整齐越好。去年的成果,对校方、学生、家长、设计师和我们团队都是很大的冲击,大家都非常感动,但我要强调,因为我们经费有限,所以我们目的不是说要把校园整个翻新改造,而是想从中作出示范。比方北港小学的教室改造,我们就只能改造4间,当然还在老教室上课的学生,会很羡慕在新教室上课的学生,如果未来学校的经费够,也可以慢慢慢慢地去改造。我们很高兴改造9所老校园的重点和类型都不太一样,让我们了解很多老校园的问题,透过一点一点累积经验,做出示范,就像在编写一套“校园改造百科全书”,在未来可以大量被复制、被参考。今年我们第二次推动《学美·美学计划》,来报名的学校就多好几倍了,最后预计会选出26所改造。这次我们会要求想改造教室的学校,一定要有备用教室,不然像我们去年改造教室,就要很赶着在2个月暑假里完成。传统的教育有标准答案,要学生去背诵,比较封闭也不利于启发多元思维。但随着教育方式改变,我认为学习环境也要作出相应的变化,让学生通过美,对环境有感知,对未来产生好奇心。我们希望在旧有的体制里面点亮一根蜡烛,更希望可以遍地开花。部分素材由《学美·美学计划》提供原标题:《73%的人对中国审美没信心:别把土味留给下一代》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